潘姓男孩起名大全虎宝宝名字(潘姓男孩起名大全虎宝宝取名)插图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鱼一天。

前面一篇是根据我的真实故事改编,流量那么低,悲伤那么大,没看到的人点点吧:故事:母亲的《人世间》丨倒贴却收获幸福,比家境更重要的是家风

林老,您给看看,这孩子16岁了,怎么那个还没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我扯了扯我妈的袖子,示意她声音小点,这种事难道不丢人么?

我妈憨憨地笑着,这孩子还不好意思嘞。

林老一脸和善,慈爱地看着我说,丫头都长这么大了!

此话一出,我妈肉眼可见的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

如果中医也有追星文化,我妈绝对就是林老的饭圈大姐大吧。

她原本只是林老的一个病人,现在却混成了林家的常客,林家媳妇的闺中密友。

瞧她此刻激动的样子,情真意切地描述着的我的“病症”,我恨不能将头埋到桌子下面去。

我的亲娘哎,我吃得饱睡得好跑得远跳得高,能有啥病?

再说了,女孩子这事儿是隐私!隐私啊!您能不能别那么大嗓门吆喝出来。

这不,怕什么来什么,社死现场毫无意外地降临了。

“李贝贝这体格都能上山打老虎,她能有什么问题?八成是雄激素分泌过多,要变男人了。”

臭林游,你以为你声音很小嘛?我听到了好不好!

我就不该为了三瓜两枣被我妈忽悠来林家,悔之晚矣……

林家是我们当地的老中医世家,名气相当大。

这真不是吹嘘,自古民间出高手,每个地方都有那么一两个神人。

正是因为林爷爷,我爸妈才在三十五岁高龄结束了他们悲催的求子路。

所以啊我和林游之间的孽缘,在我还是一个卵子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我是真的讨厌林游,装的斯文乖巧,实际就是阴险腹黑的大尾巴狼。

从小到大,我在他手里吃过不少暗亏。

第一次发现林游这人不能处是小学三年级。

那天放学,我和同学约着去附近的桃园“摘”桃子。童年偷瓜摸桃的的乐趣大家都懂的。

奉母亲大人旨意喊我去他家吃饭的林游,听说了之后也要跟着去。

我想去就去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结果总是不如人意。

满载而归的我们在撤退的路上被桃园里的狗发现了,一顿狂吠引来了主人。

桃园主人嘴里骂着小兔崽子,一边拎着长篙就追了过来。

我们立刻慌了。只有林游这厮最沉着,发现了一条捷径。

一条很窄的小河上飘着一艘小船,应该是附近的人用来打浮萍的。

林游说,快划到对岸去,李贝贝力气大,你来撑船……

说实话,计划完美无缺……

可……他们几个全都上岸了,林游跑得最快!

而殿后撑船的我被桃园主人一根长篙够了回去,他家的狗还嚣张地咬烂了我的衣角,我就那样灰头土脸的被提溜到大人面前。

第二天我去找他算账,结果林游振振有词,怼得我哑口无言。

是啊,他没丢下我,他喊了李贝贝快跑,喊得声可大!可是这一嗓子让桃园主人也一下就锁定了我是谁家的娃!

他也帮我搬救兵了!要不是林游回家把我偷桃的事迹宣扬出来,我妈和他妈也不会在关键时刻挡下我爸高高扬起的鸡毛掸子。

我不爱搭理林游,但架不住林游往我身边凑。

挺好一孩子,但干的都不是人事儿。

不是告我爸我下河摸鱼,就是告我爸我不爱学习。

不是告我妈我偷邻居家黄瓜,就是告我妈我偷鸡蛋换糖吃。

为此我爸那鸡毛掸扬了又扬,毛都要秃了,他却在旁边偷着乐。

这厮怕不是忘了,我的黄瓜和大大泡泡糖他也有份吃了吧!

我向我妈告状,说是林游太狡猾,却被他反咬一口,说我冤枉他。

更可气的是我爸妈特信他,林游这孩子多好啊,长得好,成绩好,乖巧听话,一定是自家丫头太野了!

这可怎生是好,赶紧挑两瓶好酒给林老送去,拜托小林游在学校对贝贝多多关照。

我想我和林游铁定是投胎投错了,不然我爸妈怎么对他比对我还亲呢?

天知道那时的我对林游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所以,若干年后我两携手出现在同学会上,一众同学脸色惊恐地问这世界玄幻了吧?

别说他们,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事情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毕竟我们这对青梅竹马只有相杀没有相爱过。

事情要从1999年说起。

那年我们上初中,我的个子蹿到了一米七。

因为加入了学校的田径队,时常在户外训练,皮肤有些黑。

而林游呢,恰恰与我相反,清瘦白净,弱不禁风,比我矮了半个头。

每次他妈我兰姨一个劲儿地叫他多吃长个,我心里就暗爽。

终于找到林游不如我的地方了吧。

其实,上了初中之后,我和林游不在同一个班级,仇人见面的机会变少了。

我又有了新的圈子朋友,而他渐渐变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现实中的林游和记忆中的林游开始无法融合。

我一度觉得以前那些厌恶可能是年幼的我对他的误解?

然而……

我被我妈拉去林爷爷家,开头社死的一幕被林游撞见,彻底打破了我这个认知。

姑娘,能有什么误会?他依然是那个阴险腹黑的大尾巴狼。

居然毒舌地说我要变男人?一定是嫉妒我,长得比他高,跑得比他快!

形容女子有一个很美好的词,叫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而我就是那兔,从来不知温婉娴静是何物。

我爸妈老来得子,宝贝的不得了,也养成了我活泼外放的性子。

街坊四邻都说这姑娘比男孩子还皮,这话我也从来不当一回事。

可上了初中,少女心思萌动,谁愿意被说成是男人婆呢?

林游此举切切实实地扎了我的心。

我们的关系再次降到冰点。

我不搭理他,他也懒得理我,就这样保持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一直到了中考之后。

记得那天,田径队的男生相约去游泳。

那会可没有什么游泳池,都是在附近的河流池塘扑腾。

田径队里唯二的两个女生都在岸上看,男孩子们在水里游得欢。

其中有一个就是勾起我无尽少女心思的潘姓少年。

我正看得入神呢,意外就来了。

也不知道被哪个好事的家伙拉了一把,我脚一滑就掉进了河里。

可我不会游泳啊!!!

我挣扎了几下,他们还以为我是装的!

只听噗通一声,又有人落水的声音,我得救了!

是林游将我拉上了岸。

他看了一眼河里的男孩子们,然后将一个蛇皮口袋无情地裹住了我的身体。

我认得那是林爷爷用来装药材的。

他拍了拍我的背,等我停息了咳嗽,才说,回家。

平常无事都要顶三句的我破天荒地没有吱声。

林游刚刚救了我,还帮我挡住了那些男孩子们肆无忌惮的目光。

这让我第一次心甘情愿地俯首听话。

黄昏时分,夕阳西下,那天的晚霞如火一般绚丽无比。

傍晚的风撩起绿树的裙裾,河水波光粼粼,景色十分的美。

而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沿着河岸一直走回了家。

现在想来,裹着蛇皮袋的女孩子一定很滑稽吧。

不然林游那天怎么走的那么快,自诩运动健将的我都有些追不上。

打那以后,我对林游改观了不少。

虽说毒舌了些,弱小了些,但心地善良啊。

认识了十几年的林游,终于被我划为自己人的阵营了。

所以当潘姓少年说起林游的坏话,我下意识地就想维护他。

潘姓少年惊奇地问,你们不是从小不对盘吗?

怎么英雄救美你就改观啦?咱们学校女孩子现在这眼光都不咋地嘛!

自恋又八卦的男孩还在喋喋不休的议论林游就是书呆子云云。

我忽然就悟了,天大地大,16岁的我们的眼光实在太短浅。

所以有些好感也只是过眼云烟,风一吹就散了。

2002年,林游去了市里的重点高中,而我的成绩勉勉强强上了家门口的普高。

兰姨一家三口为了林游要搬去市里陪读。

即将分别的前一天,我们两家聚会,我特地给林游准备了礼物。

高中课业繁忙,作为体育生,我的假期也和林游对不上。

那次聚会竟然成了我们年少时的最后一次见面。

高考,大学,读研。

从年少无知到英姿飒爽。

岁月在指间流淌,那个落日余晖,晚霞渐染的夏天也化作回忆,被埋在了我脑海的最深处。

后有花花世界,前有光明理想。

20几岁的年纪啊,唯有爱情迟迟未出席。

我从未想过,

我的男主角竟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未完待续,关注我,及时阅读续集哦。

—End—

鱼一天碎碎念:

没有不能说的秘密,无论是要放下还是铭记,鱼一天都在这里等着你,欢迎留言投稿,全文化名。我是写真实故事的鱼一天,添加关注,更方便看故事哦!

如果你没有关注,一定要关注一下,还有别忘了点赞哦,这是对一天最大的鼓励,哎呀,岁数大了,开始絮叨了,你别忘记了哈。

专业宝宝起名

添加微信:77562256

免费领取100个高分名字

备注:高分名字,即可领取!

请一定要填写备注,否则不通过!

也可扫码或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添加